仙牛股票配资


湖水从未怀疑过天空的蓝(六首)

作者:巩本勇 | 来源: | 2020-06-17 | 阅读: 次    

  导读:诗人巩本勇作品选。


01北国水城,故乡的风情

甜甜脆脆的莲藕
丛丛簇簇的芦苇

带着水中的苇影
二千条水道
交错成四季的水城
朝夕阴晴奔流着些许悸动

往事的风吹奏悲歌的音符
领着白雾朦胧了锦秋亭
每夜的灯火散落大地
苍凉染上了现代意识
比苇影还多情

北国水城,我故乡的风情
莲藕甜甜脆脆
芦苇丛丛簇簇
永远的爱藏在我内心之中


02走着,突然觉得向往点什么的美好

马踏湖的天空,有了震撼的蓝色,有门为你悄悄地敞开
给阳光多腾出点位置,云把水当作肩胛和背脊
我坐在晃动的船上,觉得有些头晕
 
河边是繁茂野性的芦苇林,田园与村子相间
我看到了一座老宅的四季春秋
你的云,你的雨,去坡下听枝头的雀儿鸣叫
 
我只想躺在月光下,把多情女子的泪串成一副披肩
我快五十岁了,我在自己的生命之潮里游泳
今天又分出几个方向,摇曳八面来风
 
我在文字的对峙中丢失了一个又一个标点符号
我决定开始爬山,其实是在一座假山,远远像只大白天鹅
对不习惯事物的爱,藏在一朵花里
 
我赤着脚走着,突然觉得向往点什么的美好
月亮没了,我向湖水深入找寻另一个月亮
飘飞的芦花被星光映成浅灰色,那水声仍在远处响着……


03在起凤镇马踏湖湿地

在起凤镇,马踏湖湿地是一位待闺美女,
擦胭抹粉。一旦进入,便觉得自己的身体也空旷了。
野草疯长,高过了远处的湖面,包括远处的天空。
河流已经像个弱不禁风的婆娘,
撅着穿了绿色小碎花围裙的臀。
 
开阔。小黄菊开得素淡典雅,四周依旧有小船,
在起凤镇马踏湖湿地我把叶与花写进诗中。
鸟儿衔来第一缕晨光,与肥美有了一会亲密接触,
自然里的物象,很多都被隐藏了。
 
柳树是湿地特殊的路牌。马踏湖湿地在鱼龙湾以北,
在华沟村以北,在夏庄村以西,在荆家镇以东。
湿地的土地,一半为陆地,一半泡在水里,
上桥下桥,承受不住来来往往游人的重量。
 
马踏湖的马呀,已经被齐桓公骑走,
唯独野鸭的心事可以在棹响里荡开。
水面上,草丛上,荷池上,
所有的风景,包括愿望,已太过奢侈,
在起凤镇马踏湖湿地,幕后有一名莫名的推手。


 04在红莲湖走神

我成了一棵树,随意发呆走神
走进沙滩,与柔情,怀旧,低调这些词语在一起
这个无法验测年代的人工湖
或单个,或一对,或一群的陌生人
走向不同的方向
雨后初霁,逼得我窒息
很久没有这样走路了
我必须麻木
伴着月色收工
这样的步行状态,还只是小时候有过
区别脚印的深与浅
这个小城很小,街上车子也少
行人更少
有人擦肩而过,我的爱像月夜,深不见底


05湖水从未怀疑过天空的蓝

红莲湖的红莲已经交付给落雨,夜晚适合煲汤
有些惊讶的花香,吸引着穿越开阔地未能走远的人群
你忽然觉得虫声如小号,与天空捣乱,与时令博弈
每一季有每一季的花开
 
我把身体放在蓝天下,她的好色跟古时候一样含蓄
虽然不是谁都喜欢每天化妆出门
我愿意是一双眼睛,爱我的人和我爱的人
是注视着我的,蓝色在我的附近最深
 
这样的六月,拦一条坝,就拦下了奔腾的信息
玫瑰花在情书里长大的时候,月季在田野里也长大了
我有足够的耐心固守疆域,而你不曾生出翅膀
那个搬起石头砸别人脚的人,也常常砸自己的脚
 
季节的深浅,云影,逃遁地,扒开来还是明朗朗硬朗朗
湖水从未怀疑过天空的蓝,在六月,我失去了一季的雨水


06洼里人
1
太阳月亮照耀大地
孕育万物
我们把太阳称为“老爷爷”
月亮叫“老母”
出了我们这里,则是长辈
 
2
牛在草棚里吃草料
牛背上落满许多苍蝇
父亲开始戳牛屁股
牛的叫声是纯正的土语
粗活重活指望着它
 
3
钓鱼前想象一下钓什么鱼
先想一条鲤鱼
再想一条鲫鱼
一分钟,三分钟,五分钟
我屏住呼吸……
 
4
捉蟋蟀,追兔子
唱大戏,卖色相
传宗接代的事情也一样
把事情说到这份上
你什么都明白了
 
5.
十孔的莲藕,双黄的鸭蛋
眼睛齐刷刷睁得很大
采摘一张枯黄的荷叶
却听见了青蛙在低唱
那是池塘溢出来的清凉
 
6.
一地风,包抄而来
父亲说过,只要顶住西北风
什么苦都能吃
天公正酝酿着一场雪
顺手摊开无尽辽阔
 
7
宽的叫大湾,窄的叫小湾,
短的叫死湾子……
鱼龙湾是最大的一个湾
偶见湖坡灯火,这是诱蟹上岸捕捉法
抖掉深沉的夜,云集声调各异
 
8
竹篙跟在鸭群之后,群丑行军
东摇西摆,群鸭入水
有的展翅高唱,有的翘尾远游
这些不起眼的笨物
上帝偏爱了这方水土
 
9
割芦苇需要“腿子”
穿上“腿子”,不怕水凉也不怕挨苇茬子
“腿子”是用牛皮做的
用牛皮就得杀牛,杀了牛就分牛肉
小时候,盼“苇秋”就像盼过年
 
10
满坡的扫帚草,狗尾巴草
屎坷垃蔓你专于缠死芦苇
水中的鱼儿
扑扑啦啦打着亮闪儿
它们不怕人,满脑子里是一张特写
 
11
说是小巷,其实也不小
背阳的石头长满了苔藓
衣物是一种遮盖
牛吃草够辛苦的
抓紧吃完了,还要倒胃重吃
 
12
蝌蚪终于把家搬到了荷叶上
用泥巴修筑了一所漂亮的房子
湖心凝固的像块玻璃板
时间变得缓慢下来
充实每一个黎明每一个傍晚
 
13
听到水声,有鸟叫着
裸身的河湾,打湿每一株草木
藕在水下,躯体展延成剑
一甩网,地平线伸进黄昏
设计师恰好在读这里的乡村
 
14
喇叭花开,它很慷慨
在风的吹拂下
喂养我们的土地
盏盏荷灯,是对神农后稷的感念
别以为我在安慰你,虽然你老了
 
15.
一根木头,疙疙瘩瘩,凹凹凸凸
一头在家门口,一头在河沿上
架着风雨,架着岁月
水是一种怀念,能流走忧伤
不信,你去问
诗人简介
巩本勇,笔名奔涌,70后诗人、作家,山东桓台县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淄博市作家协会主席团成员,桓台县诗歌协会名誉主席。著有诗集《秋日红莲湖》《戏马台》《巩本勇诗选》,散文集《祖坟》《马踏湖观止》,长篇小说《苍生谣》等多部。作品散见《人民文学》《北京文学》《诗刊》《诗选刊》《扬子江》《星星诗刊》《山东文学》等文学期刊和多种诗歌选本,部分诗作被翻译成英文、俄文、希腊文。被评为“第二批淄博配资官网 英才”等。
责任编辑: 西江月

上一篇:巩本勇诗选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Copyright © 2004-2020  gdpz114.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